你认识我吗

脑洞段子囤积处

齐神箓04碎碎念

        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金光这种不给答案,而是抛出问题来让大家思考的风格,因为很多事情本来就没有对错之分,只关乎立场和观察的角度。可是最近两档发生了两段剧情,让我开始希望官方给我一个答案了。
        一个是鬼途档的大侠游戏霸凌事件,一个是昨天新播出的暴躁老爹大闹儿子工作单位事件。我在学生时代一直是校园暴力和家庭暴力的受害者,那些伤痛还历历在目,而且会在我人格的形成上永远留下痕迹,我真的迫切希望官方用剧情告诉我:
      无论他们有多少理由,无论他们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们伤害了无辜的人,他们必须付出代价。

【魔王子&凯旋侯】回家

十五六的樱花和五六岁的咩咩

(佛狱风格)亲情向小段子

即使看不出来还是要坚持标明隐藏的【咒樱】

——————————————————————————

凝渊一个人坐在湖岸旁的一截枯死的树干上,短短的腿碰不到地,在半空中晃荡着,拂樱沿着陡峭的山路走来,看到他小小的红色身影,不禁悄悄松了口气。

“您又自己跑出来玩了。”拂樱走上前,无奈地说。

凝渊丝毫没有被大人抓包的意外,何况拂樱也不过是个半大的少年。他麻利地转过身,朝拂樱伸出了小胳膊:“抱。”

这样的撒娇,也不知道是可爱还是不可爱,拂樱认命地叹了一声,弯腰把凝渊从树干上抱了起来,让他环住自己的脖子。

 回王城的路上,拂樱问他:“您刚才盯着湖面,是在思考什么?”

 “我在想,怎样才能真正伤害你,”凝渊将他一缕墨绿的发丝卷来卷去地玩,声音却有一点困倦了,“我应该杀了父王,杀了小妹,还是毁了佛狱呢?”

拂樱低声笑了,幼童的声音又软又奶,该不是在抱怨他只顾着刚出世的王女,故意要惹他生气。

“您做不到。”

“……小看人么……”

“在那之前我肯定已经死了。”拂樱温和地解释,似乎他们只是在讨论遥远的花和彩云,“只要我活着,王和王女就不会遭遇任何危险。”

“那我呢,你会保护我吗?”环在脖子上的手臂紧了紧,就像在确认他的存在一样。

拂樱回答得没有半点迟疑,“当然。”

“那我就让你活着。”仿佛要确认自己的决心,凝渊又贴着拂樱的耳朵嘟囔了一次,“一定……会让你活着。”

童稚的言语让拂樱露出一丝微笑,他想再说什么,却只听见了平缓的呼吸声,凝渊小小的身子一起一伏,柔软的脸颊枕在拂樱单薄的肩上,竟也不觉得硌,就这样沉沉睡着了。

拂樱把怀里的孩子向上托了托,一步步,稳稳地走在佛狱黯淡的微光中。

 

 


【霜雪cp向剧情回顾】剑术学习互助小组观察日志(第一期):我和你,好麻吉

剑术学习互助小组观察日志(第一期):我和你,好麻吉

之前画的饼,没想到还真烙出来了

这里是金光布袋戏中丁凌霜x慕容胜雪这一cp的分析与总结板块,随着剧情发展,也将提及与他们关系密切的角色

既然是cp分析,就一定會有cp傾向,可能不會很客觀,介意的請繞道

本着互帮互助,共同进步的基本原则,欢迎各位道友一起进行和谐有爱的讨论

本期内容

通过分析鬼途奇行录中丁凌霜与慕容胜雪的三次对话(3 23 27集)和一次交手(11集),带大家重温两人在不同阶段的不同关系,以及立场变化,感情升温,直至交心的过程——都是屁话!我就是想让所有人看到!!他们超可爱巨可爱爆炸可爱!!!请马上去鬼市民政局登记领证谢谢!!!!

主讲人

徐老师

前言

在最开始,我还是想简要分析一下两人的性格,尤其是在与他人交往方面体现出来的特点。

关于胜雪,他对自己的评价是“嘴刁”“难相处”“杀人不眨眼”,可谓是相当中肯客观,只是不知道这个嘴刁指的是太计较饮食(抽烟)的质量还是说他嘴上不饶人,从老爷赞叹胜雪抽的烟草是上品和胜雪与宁叔杠上开花节节高来看,两方面似乎都符合。“杀人不眨眼”不需赘言,至于“难相处”,阎王鬼途开会时他常常语出讽刺,在落花随缘庄也我行我素,与其说难相处,不如说难以和他人打成一片,建立起亲密的关系。所以我推断,胜雪可能没有同龄的玩伴,一直生活在长辈们的环绕中,从“脾气最好的宁叔”话中听来,这种环绕绝对不轻松。结果就是胜雪在外人面前习惯摆出很高的姿态,这也是一开始很多人会认为胜雪的人设是老谋深算型的原因。

丁丁的性格谈的很多了,追究起来还真的只能用“影嶙峋,几度寒”来形容。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要交朋友的情況下,从来都是别人向他搭话,他没主动对谁产生过正面的兴趣。丁凌霜先開口的情況,都是要嗆聲。这当然和童年被排斥欺凌的经历有关,但从和剑剑的交往看来,丁丁应该一直愿意去交朋友,他只是不愿意自己先踏出第一步。那为什么剑剑就能得到箭头,随风起在路边摊搭讪时即使没被认出来,也还是被一口回绝了呢?下面我们会分析到丁丁的交友标准。說句題外話,丁凌霜的行为举止让我很好奇他的家世,尤其是抱剑独立和端坐两个状态,让他在不杀人的时候会给人一种很认真甚至很“乖”的感觉。考虑到随风起说以为丁丁会去做律师或者从医,我觉得他父母可能是村里的教书先生或是大夫,总之是好人家的孩子。

之後,這些特點可以幫助我們發現他們對彼此態度的變化。

下面就是正文了,请同学们拿出教材和笔记本

                                                                                                                                                

第一講

丁凌霜和慕容勝雪的第一次交談

时间:阎途十部众第一次开会后(鬼途奇行录第3集)

地点:阎王鬼途员工公寓 唤魂桥

在和殷若薇討論完搞事事宜后,慕容勝雪在喚魂橋邊找到了正在養劍的丁凌霜

胜雪对丁丁的評價是“一向孤僻”

此时胜雪对丁丁已經有了兴趣,雖說还是为了“套套他的話”。更多的,可能是勝雪覺得丁丁跟其他人都不一樣,在十部眾的同事中格格不入,因此有了你不讓我親近,我就偏要主動接近你的想法。

給天邪一個鏡頭

在此之前丁丁對勝雪的態度不好判斷,不過鑒於這個“一向孤僻”,可能丁丁對勝雪的了解就像勝雪對他的一樣少,只是,丁丁明顯沒什麼興趣

沒受到什麼熱情的招待,勝雪毫不氣餒,他打出了第一張牌——談交情
沒事就不能找你聊騷……哦不是天嗎,你又不是經常來開會,我跟你都不熟,想來增進一下感情而已

可惜丁丁不買賬,更直接且點破了勝雪的目的,表明自己不是絕命司,要試探還是試藥都去找別人,這就開始趕人了,真是多一句都不想搭理啊

 

同學們注意這個“虛偽心”,丁凌霜交友原則第一條:虛偽的不要,抱著挑撥試探的目的前來,可不會得到什麼好臉色

勝雪立即get到,馬上賣萌,並且解釋自己對老闆的身份只是好奇,絕無他想

丁丁就一個態度,你怎麼想都不關我的事,你的事跟我一絲拉的關係都沒有,麥耽誤林北養劍。

勝雪沒招了,只能無奈地表示

難相處!!對於自認已經很難相處的勝雪來說都難相處,丁丁簡直是難相處的平方!!勝雪這時候雖然語氣還是很皮,心裡已經有點吐槽了吧

但我們勝雪是那麼容易放棄的人嗎!這無辜裝得十分六:我來跟你交心,你不僅防著我,還一直趕我,我冤枉

裝無辜也沒用,跟你就是不投機,不想有私交,不想嗦話

 

請大家注意這個不投機,可以將“投機”列為丁凌霜交友原則第二條,那麼投機的標準是什麼呢?這個我們後面會講到

勝雪眼看交情談不下去,決定換一張牌,丁凌霜這麼認真的人,對待工作一定很上心,那就跟他談工作

歹勢了,前面說,丁丁已經看穿了勝雪的目的,所以絲毫不鬆口:任務我都配合,就是不想跟你有私交。至於培養默契,丁丁表示,你逗我玩呢?


好像這是丁丁第一次說這麼重的話嘖嘖,一點情面也不留

剛好,被嗆了這麼久有點不高興,勝雪終於找到了一個可以嗆回去的話題——用丁丁自己的恩怨來提醒他,自己家長裡短那麼多事,你才不要耽誤工作咧

丁丁雖然內心與劍都劇烈波動,但並沒給勝雪任何表情,直接唸著詩號走了,留一個人他在喚魂橋上。

話已至此,算是不歡而散

小結

丁凌霜和慕容勝雪第一次談話,基本是勝雪主動進攻,丁丁積極防守,勝雪虛與委蛇,丁丁不假辭色,兩人你來我往間很是有些硝煙氣味。很明顯在第一場談話時,無論是性格作風還是對待閻王鬼途這份工作的態度上,都鮮明地昭示著他們不是同路人,更別說做麻吉了。

真是不歡而散嗎?

雖說是話不投機半句多,他們竟也講了這麼久,勝雪話沒套出來,反被丁丁三個字三個字地搶白一場。然而最後他對丁丁的評價卻是“趣味啊”。可以說這場言語交鋒過後,勝雪對丁丁的興趣不降反增。而丁丁方面,他雖然不願配合勝雪虛偽的好意,卻也只是將兩人間的矛盾歸結于“不投機”,對慕容勝雪本人沒有明顯的惡感。

隨著勝雪搞事失敗,遭到絕命司的圍殺,事情……漸漸出現了意想不到的轉變……

                                                                                                                                                

第二講

正所謂男孩子之間的感情是打出來的

時間:慕容勝雪遭遇十殿陰曹圍殺之時的後半段

地點:寒陽江畔

慕容選手率先嗆聲:

吾名勝雪,你卻喚凌霜,你我之間——

丁選手沒有接腔,而是擺出了一個特別美貌的pose

於是慕容選手無槓可抬,只好跟著擺pose

看這個場景,隨手一截都是一幅畫

然後美得像一幅畫的年輕人們就咻——地打起來了

這一打就從白天打到了傍晚(再晚一點別小樓出來就沒用了),年輕人體力真是好啊!而且大家看到了嗎!素肚汁街!素肚汁街诶!真是打得非常激♂烈了

对人不熟,对剑路却很熟悉,看来这两个人私下里没少关注对方啊,說不定一直盯著對方的劍法想研究一下

最後慕容選手遺憾落敗,乖乖等候發落

(非常精彩漂亮的武戲,將年輕人身法的輕巧靈動表現得淋漓盡致,導致我開0.5倍截的圖還都是虛影)

小結

為什麼我說這場戰鬥是兩人關係的一個轉折點呢?要從圍殺的前半段開始講起了

丁凌霜不參與以多欺少的戰鬥,所以其他人出手的時候他一直在旁邊圍觀,我發現這段時間內他除了在等待適合自己出手的時機之外,還在審視勝雪,看勝雪在戰局中的表現

胜雪在面对十殿阴曹围杀时的表现真是可圈可点,都說認真的男人格外帥氣,胜雪在放下算計提起劍的那一刻,就表现出了身为剑客,身为武者的气魄,絕不畏戰,能夠獨對有亡命水加持的紂絕與太和,实力也是不俗。之前丁丁眼中胜雪的形象应该更偏向暗搓搓搞事的虛偽陰謀家,因此在他心中自己與勝雪絕不會是同路,但這次勝雪的表現應該能夠得到丁丁的承認與讚歎了。

丁丁和劍劍的篝火一夜也發生在他們交手之後,可見對丁丁來說,對方是否是值得一戰的武者這點,會影響他對人的態度。正所谓男孩子们的感情是打出来的,实力相近的兩人只要交上手,就能明白对方心中所想(这个肉麻的说法好像是剑剑提供的)。所以我認為,在他們單獨的對戰中,丁丁對勝雪的看法已經發生了變化,只是當時的任務是直接取命,這種變化沒有當場表現出來,而是體現在他們下次見面時丁丁態度的鬆動上。

另一方面勝雪對丁丁的評價一直很高,在被圍殺時,也想到必須趁丁凌霜還沒出手趕快脫身,否則可能就交代了,這一戰對勝雪的意義在於他對丁丁的實力有了更深的認識,對他的興趣也更深了一層,所以主要的轉變還是在丁丁一邊,也正是因為丁丁態度的轉變,才讓勝雪擁有了更進一步的可能。

脫離鬼途,已非同事,相殺不成,難再為敵,怎麼辦,只好做麻吉了唄

                                                                                                                                                

第三講

丁凌霜和慕容勝雪的第二次交談

時間:慕容勝雪裝完死爬起來之後

地點:九脈峰附近風景優美的小樹林

朋友們!戀愛聖地九脈峰啊朋友們!不發生點可愛的事情,怎麼對得起天公作美呢!

主意来!丁丁主動開口,就是要嗆聲了

作為一個上次見面還被追殺的人,張口就說自己是朋友,還要怪丁丁態度不好,慕容選手皮這一下,先一步釋出善意,同時也再次掌握了主動權

一開始丁丁沒買他的帳,表示跟背叛者沒有情分可講

雖然如此,話說的還是留有餘地,也沒有拔劍,態度明顯比第一次談話時緩和,所以說打一架多有用啊

提到“背叛”勝雪就來氣。找絕命司小遊戲從頭到尾都是個騙局,與其說勝雪背叛,不如說他被坑了,制定一套假的規則來混淆視聽,對付敵人,在自己人里這樣玩,不僅削弱實力,還low。

聽完勝雪的辯白,丁丁沒反駁他,而是沉默了,我覺得雖然丁丁對閻王鬼途沒有異心,但老闆的low他也是深有體會,這裡丁丁應該是認同了勝雪的觀點

還記得上一次丁丁說虛偽心他不需要,這時的勝雪選擇說出心裡話,也是刷到丁丁好感的喲

注意丁丁按著劍柄的手,一直沒有鬆開,表示他對勝雪的戒備很強,而勝雪卻悠悠閒閒蜜汁自信,仿佛能篤定丁丁不會動手。要知道丁丁出門吃頓飯都可能會殺掉看不順眼的路人誒。勝雪自信的原因多半是對自己在丁丁心裡的形象有信心吧

看丁丁不說話,勝雪得意地小皮了一下

利用“離開”這件事將兩人拉到同一立場上,勝雪這一步非常高明。第一講時我們分析到,丁丁和勝雪之間其實沒有原則性的矛盾,不過是道不同,所以沒有相為謀的必要。勝雪便為自己創造出使“道不同”變為“道同”的條件,以此來拉近與丁丁的距離

其實丁丁沒必要向已經跳槽的勝雪解釋他為什麼要放棄任務,但他就是解釋了,這也是丁丁態度鬆動的標誌,上次談話時丁丁可是直接趕人了啊。

勝雪話中聽起來有幾分挑撥,實際上也是真心,丁丁剛鹽了老闆一臉,回去恐怕不是被扣薪水這麼簡單,乾脆別回去員工宿舍,出來跟我一起玩吧

果不其然,遭到了丁丁的拒絕,即使勝雪帶了隨風起的情報,也沒辦法一下子就把丁丁撩出來的

出現了!慕容選手的吐槽!

 

勝雪應該能猜到丁丁的反應,如果丁丁是能一口答應離開閻王鬼途跟勝雪合作的性格,也不會被(自認難相處)的勝雪吐槽難相處了

在成為我的麻吉之前可不許先隨隨便便就死掉了 ,丁丁啊,勝雪的溫柔,你感受到了嗎?


上次談話結束時,是勝雪看著丁丁離開的背影,這回變成丁丁看著勝雪的背影,也象征著第二次談話結束時兩人立場和態度的變化

小結

第二次談話發生在勝雪成功跳槽之後,身邊是閻王鬼途捕獵遙星旻月的主戰場,兩人處於既不是同事,又不是敵人,因為都無心參戰所以也不是隊友的奇異關係中,讓這場談話的氣氛顯得既劍拔弩張又輕鬆活潑。

第二場談話的主要作用在於消弭隔閡,相比起第一次談話,它是屬於“慕容勝雪”和“丁凌霜”的,而不是“明晨”與“糾倫”。之前不願意表達的話,現在能說了,之前不願意接受的說辭,現在可以互相理解和認同,新的身份立場打開了新的可能性。這一進步主要歸功于勝雪策略的改變以及他所付出的努力,但是此時,丁丁還沒離開閻王鬼途,勝雪也還沒被寧叔收拾到懷疑人生,還不到真正帶來轉變的契機,從另一個方面來說,也只差一個契機了。

                                                                                                                                                

第四講

丁凌霜和慕容勝雪的第三次談話

時間:東瀛賭神安倍博雅佈局中途

地點:銀槐鬼市落花隨緣莊附近的隨便一條小河畔

勝雪一邊思考人生一邊溜達到了小河旁,發現了丁丁的身影,此時勝雪還不知道寧叔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只當丁丁是聽了自己的建議

26集勝雪擦劍的時候回憶起丁丁又快又邪的劍法,現在見到本人,應該迫不及待和他分享自己新的idea了吧。當然,還是要先皮一下

嗯?走過去撩撩看

勝雪故意挨著丁丁走過去,還要特地在他眼前晃了晃

忍不住回頭……他看起來沒有要搭理我的意思……


承承承承承承承承承承包這個爆炸可愛的歪頭!!!!!!!!!!

勝雪不高興,勝雪轉身要走了

咦咦咦咦咦咦咦——

第一次!丁丁第一次主動對人示好啊!

感覺這段沉默中,丁丁也在糾結要不要跟勝雪道謝,該怎麼說。對於之前難相處又拒人千里的丁丁來說,真是質的飛躍了!難怪勝雪瞬間就得意地皮了起來,裝作沒聽清楚,還讓丁丁再說一遍

丁丁就真的再說了一邊!怎麼這麼乖!

仔細想想,勝雪的提醒其實沒起什麼作用,丁丁還是回了喚魂橋,而救人的是寧叔,那丁丁是在謝勝雪什麼呢,我就得他就是在謝勝雪給予的善意,或者說在謝勝雪對他的關心。丁丁是會將每一絲溫暖記在心裡的人,勝雪這一波好感刷得相當漂亮

另外,注意丁丁這個盤靚條順的背影,上次談話時,丁丁的手都沒離開過劍柄,這次卻放心地將後背暴露給勝雪,上次刷到的好感已經得到正面反饋了喲


雖然是一句皮話(?),但從第一次談話到現在,兩人的身份立場幾度變化,不就是被江湖的風波推啊推啊,到頭來還是推到一起去了嗎?

不要浪費這麼難得的緣分啊!

 

慕容選手的吐槽no.3,這個無奈的小語氣,看來勝雪對丁丁過於耿直的為人也是頗有微詞,這裡不知道為什麼有種劍劍吐槽銀燕的感覺,啊,就是麻吉的感覺啊!

中間穿插丁丁為勝雪做的背景介紹

知道了是丁丁告訴寧叔自己在鬼市,勝雪的語氣危險起來了

竟然跟我叔賣我!還承認得這麼乾脆,你這人——

丁丁扭頭看他,沒有說話,就是看著……看著……

然後勝雪就尷尬了,可能也是覺得自己說話重了吧,畢竟丁丁又不知道寧叔那麼鬼畜,慕容府那麼兇殘的。總之勝雪只能咳咳兩聲,當無事發生過

大家get丁丁的套路了嗎?關於勝雪的騷話,什麼你叫凌霜我叫勝雪,二者只能存其一,什麼你這個人還真該死,丁丁的反應就是你說啊,你接著說,你還有什麼要說,從來不接。堅持不拔劍,不反駁,不抬槓的原則,讓勝雪這個小槓精無槓可抬,等他皮完,自然有正事要講,我覺得寧叔需要學習一下,不然他們兩叔侄最好去黑水城做捆工發揮下餘熱

勝雪的正事就是,失敗——

雖然從喚魂橋邊的第一次談話開始,勝雪就說自己要與丁丁交心,但直到此時,這顆心才算是交了出去。

注意丁丁的回答,從之前不願意與勝雪個人的事情扯上關係,防備著他的探問,到現在能夠交流心境,甚至說勝雪講得沒頭沒尾,想要進一步的解釋,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丁丁在面對勝雪時的態度變化。聯繫到丁丁的兩條交友原則,“真誠”已經穩步達到滿意值,而“投機”這一條,兩個人磨磨蹭蹭彆彆扭扭的,還真在劍術上找到了共同話題。自此,可以說一開始橫亙在兩人間的障礙已經基本解決了

來感受一下這個學霸的精神

敗給高手對丁丁來說並不是打擊,只要一遍遍重現戰局,分析招數,下一次對陣之時,就不是能接,而是能破。怪不得隨風起覺得丁丁會去考狀元,就是常青藤全額獎學金也不在話下吧

勝雪卻說哪怕丁丁再練十年,也接不住別小樓的刀。正是因為和這些武林名宿太熟悉了,在他們陰影下長大的勝雪心裡背負的包袱更重,所以勝雪其實特別需要丁丁給他積極的影響


這不是馬上就振作起來了


丁丁開始關心勝雪了,不僅願意和他談論自己的心境,而且想要了解勝雪的故事!努力都是有回報的!而關於勝雪想打倒的對象是自己恩人,丁丁表示接受良好

總之兩人達成共識,一拍即合

問今後的打算,就是要為今後做打算了啊!

關於之後和隨風起的決鬥,勝雪的建議是讓丁丁觀察隨風起的絕招,以後說不定能用來對付別小樓。天劍慕容府小公子關於劍術的看法應該是靠譜,我很期待這個伏筆之後會怎麼展現

勝雪這個小壞壞可是無利不起早,若論計謀,一般情況下也夠用,以丁丁對勝雪的了解,當然要問一句剛剛聽到的算盤聲是你在打吧

果然,心都交了,勝雪也不會再藏著掖著,直接表示,我們的劍法各有所長,所以我想跟你互相幫助,共同進步。你來,是不來呢?

至此,閻王鬼途離職人員課後劍術互助學習小組正式成立!!撒花!!

雖然丁丁沒有正面答應,但親爹在我的諂媚之下,蓋了個“紅塵有伴最是難得”的章,那四捨五入就二拜高堂送入洞房了!

總結

今朝有糖今朝醉,明日打臉明日愁

目前為止,這就是丁凌霜和慕容勝雪的全部相處歷程,兩人之間的情感變化呈現出非常清晰的脈絡。第三次談話,基本將能說的都說透了,為過去的恩怨做一個收束,再勾畫出一幅充滿希望的未來圖景,新的世界由此展開。

可以說這兩人走到一起,既是偶然也是必然,既是選擇也是命運。我希望能以五項兩人的相同之處來作為本期觀察日誌的結語

相同的過去:兩人都經歷過不健全的生長環境,丁丁孤苦無依,而來抓勝雪回家的是他以為最懂他的十三叔,可見勝雪在家中也是孤立無援。都加入過閻王鬼途,同為十部眾,又因各自的失誤被組織除名,遭到逼命的危機。

相同的身份:拋開出身的差別,擱置行事風格的不同,現在兩人都是渴望靠自己打拼出一片天地的年輕劍客,正在尋找未來的方向。

相同的困境:前方有難以翻越的高山,而過去的包袱還不能放下。現在更迫切的是解決與家族,與故人,與過去的自己間的糾葛。

相同的目標:要打倒那個看起來氣定神閒目中無人的老人家才行!

相同的觀念:他們都曾因為自己的觀念而變得孤立無援,除了丁丁之外,勝雪沒有其他的朋友,甚至沒有能放心說話的對象。劍劍雖然是個好酒友,但卻站在絕對的正義陣營。而他們兩人都不在意無謂的犧牲,不受正義與否的限制,在乎的只有心中的底線,眼前的敵人,和手中的劍。

希望有一天,還會加上“身邊的人”

END

鬼途奇行录28给我快乐(下)

书接上文:
看到其他道友关于风霜战的讨论,好像大家一般都觉得要不然随风起留手,要不然两人都留手,我的感觉比较不一样。
首先是实力判定的问题,我认为【正面对决】丁丁比随风强,是毋庸置疑的,因为胜雪和宁叔在这一点上说法是相同,对于他们来说,判断剑者的强弱应该只需要一个余光就够了,不然他们是在给自己/侄子的麻吉打call哦?除非温皇之类亲自开口说【正面对决】随风起更强,否则我觉得说随风起打输是因为留手,证据有些稍显不足。
其二是对人物的性格的感受,随风起的脑子虽然搭错很多线,但好歹没有搭坏,总体来说是一个白目但有情有义讲道理的好青年,而且有武者的尊严,他既然答应要和丁丁全力一战,无论是出于对对方的尊重还是自己的自尊,他都不可能改变主意去配合安倍的布局,而这个布局应该是建立在胜雪的情报,也就是随风打不过丁丁这一点上的。
最后一点,我们百赌百胜小郎君阿北希咯嘛撒对随风起间歇性发作的不靠谱可是深有认识的,他会把自己的计划中这么重要的一环压在不随逻辑行动的超大变数身上吗?摊手。
我的结论是两人都没有留手,但也没有使出全力。只是在“这个等级的对决”内表现出了应有的实力,离需要杀出生天的拼死一战要差的远,属于态度端正的友谊赛————分割线————
关于宁叔眼里的胜雪和丁丁,请代入一下宁叔:你家的孩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打了之后揭得更欢,小小年纪学人混黑社会,混得还不溜又给外人打了,你去找了去劝了,可是他油盐不进软硬不吃,你心塞不塞,你想不想敲这孩子脑壳?这时,路边出现了一个看起来又乖又有出息长得漂亮对你还挺尊敬的别人家孩子,你会不会眼前一亮兼扼腕叹息?但是你不知道别人家孩子是你家孩子的麻吉,你更不知道别人家孩子也是混黑社会的,而且比你家孩子混得还不溜,给人炒了鱿鱼,家长里短的旧账也没算清。你看,距离产生美啊,胜雪多好的孩子,从上帝视角我们看着他不断思考自己的目标,开始学会隐藏锋芒,逐渐成长,可是在家长眼里,这就是不听话不受教就是不肖。宁叔将自己的一颗家长心移情到了端庄有礼的丁丁身上,真的不难理解,至于胜雪在丁丁那吃过的闭门羹受过的呛,宁叔完全不知道,所以请让宁叔再沉浸在有个乖侄子的梦想中一段时间吧。

鬼途奇行录28令我快乐(上)

今天!我就要实名吹爆慕容胜雪这个小坏坏!把命押在赌桌上,也要让宁叔看到自己反抗的决心,有心胸!有志气!
当然该抬的杠一句也不能少,我嘴刁爱杀人交不到朋友,都是你们害的!我连撩三次我麻吉才回箭头,都是因为你们把我养的这么难相处!好啦好啦你跟家里人都不一样你最可爱了~
迫不及待地想看丁丁和胜雪一起走江湖,去见识更广阔的天地,好歹我也拼命向姜寻谄媚得到的一句“红尘有伴”,加上另一位道友收到的“细水长流”,霜雪股大大的能涨啊!要不要开个栏目叫lo主带你看霜雪呢?
飞大仔的诗号有多帅,他的骚粉色披风就有多……骚,冷总管要是知道你拿逍遥天去赌,你是不是下档戏都不用想出来玩了啊,奶一口冷总管的偶是没有胡子的水中年。

占tag抱歉,只想上来告诉大家一声

生命节礼物指南完结了
sy链接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30544&mobile=1
感想大家不嫌弃我的烂文笔和废脑洞,能和你们一起爱着父子俩是我最大的幸福✺◟(∗❛ัᴗ❛ั∗)◞✺

关于星战ep8评论的一个问题

有没有人能回答我,ep8出来之后很多影评说的“原力平民化”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有些影评人甚至将它当作ep8的一个优点。
是指在ep8出来之前,只有杜库太师公这种贵族出身和普老师这种大资本家出身的人才拥有原力,还是认为平民力敏小孩在被绝地西斯等组织挖走之后就自动脱离平民,只有在民间长大的里面小孩才拥有“平民原力”?还是说从此就没有力敏与非力敏之分了?
请为我解答一下这个疑惑,谢谢大家

星球大战 最后的绝地武士 二刷观后感

参加了广州场的观影活动,全场没有一次欢呼,没有一次尖叫,一潭死水一般的淡——漠……
脱出粉的感情之外来看,ep8最大的问题是很普遍的,就是没有讲好故事,除了毫无意义的支线之外,表现手法也很有问题,比如卢克教芮芮感受原力那段,角色的感受竟然是通过台词说出来的,而不是用镜头语言表达出来,而原力这么玄妙的东西竟然可以用话语描述本来就很滑稽。
司机和马汉苗都贡献了非常出色的表演,这个剧本配不上这么好的演员。
第一次有点喜欢尤达了,在前传和tcw时期我很讨厌他,在正传时期虽然有所开悟了吧,但是纵容帮助老王骗小孩杀爹还是大黑点。ep8里尤达的表现才真的有点像一个大彻大悟的贤者,虽然他的努力和醒悟最后都被芮芮一波带走了。

星球大战 最后的绝地武士一刷感想

Ep8观后感

有剧透

走天父子cp提及

自行决定要不要看下去

》》》》》》》》》》》》》》》》》》》》》》》》》》》》》》》

首先说一下整体感受吧,电影放完的时候我是蒙的,明明知道没有彩蛋了,但是一点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呆坐到演职员表滚完才踉踉跄跄地走出去。这的确是一部让人有笑有泪,还引人深思的作品,不过是尴尬的笑,愤怒的泪,“凭什么”的深思。

之前特意避开了剧透,但还是从各个渠道得知了一些评价,比如浪费反派,节奏失当,支线混乱,角色崩坏等等。我自己也有类似的感受,下面我想分阵营来谈谈自己的感受。

首先是第一秩序,他们的主要任务是负责搞笑,手段呢,是丑化,矮化人物。我已经开始怀疑小赫将军不是低配塔金而是二号塔格,连鬓角都十分相似。他在ep8中的表现不仅与ep7那个冷酷精明的形象大相径庭,更是与小说里亲手毒杀父亲的狠角色彻底割裂。若要加上韬光养晦见风使舵的属性,又大可不必安排开罗先动手。如果最后安排小赫干掉开罗那这个角色还能挽回一些,但首先米奇啊你要让人想看9才行。法斯马队长的存在意义基本是卖玩具,我对她没有额外的感情因此她没有任何闪光点地活着还是死去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特别,至于最后让她露出一只眼睛其实意义不大,毕竟大家都看过权力的游戏。台球,哦这个台球,一位领袖需要用武力使下属屈服,一位黑暗面的大师徒弟一不听话就电他,做人多么失败啊,而他的着装品位还要更失败一些。无论台球是真死假死,他并不是一个有魅力的,可以吸引我兴趣的角色。还有三句话不离维达是怎么回事,那小眼神水汪汪的,令我不禁怀疑他当年是不是跟维达告白被拒,所以处心积虑想nèng死得到了维达全部的爱的卢克呢。开罗在ep7只是蠢且中二且弱,现在进化成了持续中二且弱,时而蠢,时而丧心病狂,时而蠢得丧心病狂。杀台球一段的表现可圈可点,但接下来马上回归原状。嗯他可以去死了,他连跟他姥爷说一样的台词都不配。

然后说说反抗军,主要负责煽情。波啊,咱要不然单干吧。又让人学着怎么做领袖,又不给他正面的指引,还不告诉他计划,不给他资源,说降职降职,说抽耳光抽耳光,说嘲讽嘲讽,让人用爱发电吧,他还不姓走天,真是无法可想了。所以波波最后能自己想通,只能说这孩子天赋真高,而最后不想做英雄的中将却成了英雄,有点讽刺啊是不是。芬和肉丝的故事线非常有意义,毕竟电影比较长,可以用他们的戏份其上厕所。除此之外引出了一个力敏的小正太,嗯……银河系这么快就需要另一个奴隶出身的美貌男孩来拯救了?有点失去创意啊银河系。我们知道哪怕是天选之子原力生命,也需要长达十数年的时间来学习原力运用,学习光剑技巧,学习控制自己与原力的链接,但是芮芮她不!需!要!耶!乱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这样的角色我们不叫她玛丽苏,叫她工具人。这个角色谁来担任其实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有一个美好强大积极充满希望的新人物来让人们忘记曾经的英雄们,忘记穿着橙色飞行服抱着头盔意气风发的卢克,忘记在莫蒂斯令光明黑暗原力同时臣服的安纳金。一切错都不是芮芮的错,她是唯一的无辜者。公主很好,虽然她本人一定不觉得“有其父必有其女”是一句夸奖,但我从她的身上看到了满满的维达风范,all hail莱娅·阿米达拉·天行者。

我想将一个独立的篇幅留给卢克,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现在有种风向,就是将所有说卢克ooc的观众一股脑打成原教旨脑残粉,并与diss前传的毒瘤们均匀地搅拌为一谈。然后大家都知道我是有周边有产出的走天父子粉,因此cp滤镜也不可避免地一定存在。然——而,我不敢说自己比什么更了解卢克·天行者,但是会这样质问我的人一定不敢说自己比马克·哈米尔更了解卢克·天行者。所以有我的老天使撑腰,且手指长在我自己手掌上,所以我要打什么字不需要“理客中星战粉委员会”的同意。望周知。

如果这个人不是卢克·天行者,这个人没有拼上性命去拯救他父亲,也就是全银河系最大的噩梦,史上最令人恐惧的西斯以及最强大的红色光剑使用者aka达斯·维达,这个人没有扔掉自己的光剑,对以一人之力颠覆共和国的秃头老巫婆aka银河皇帝西斯大师达斯·西迪厄斯说出过“你失败了,陛下,我和我的父亲一样是个绝地”,那一切都没有问题,这是一个美满的老年人发挥余热弥补年轻时的遗憾顺便帮助年轻人进步的故事,然而这个人是卢克·天行者,而且他的的确确做过以上这些疯狂的事情,这就是问题所在。

所以用恐惧挟持了银河系二十多年的维达心中还有好的一面,哪怕豁出性命去拯救也在所不惜,而年纪轻轻被台球蒙骗的外甥就杀掉算了?当然从一个观众的角度,我可以说爸爸值得而开罗不配,但是卢克不会这样想,他不会认为一个只是被黑暗面污染还没有做出任何坏事的孩子活该去死,哪怕一毫秒都不会。只有那些从小被绝地法则毒害的老绝地会这么想,对就是逼迫阿索卡离开的那帮老东西。拱手把开罗送给台球之后他竟然躲起来了,也就是“自我放逐”的普通说法。哦电影里解释了因为他觉得对不起妹妹——鬼咧你一直逃避她让她的军队被剿灭到只剩散兵游勇你就对得起她了?我要是莱娅我一定狠狠家暴他。不打仗好我们不打仗,教徒弟好啦,芮芮不自觉地走进黑暗面,这个卢克竟然训了她一顿然后扭头就跑?还害怕她的力量,我说叔叔你是不是真当自己爸爸是大卫·天行者了,咱们回去看一遍《侠盗一号》最后5分钟好不咯。芮芮问他为什么救维达不救本的时候,他竟然把这个话题岔过去了……岔过去了……

虽然有种种不满种种种种不满,他穿上黑衣,点燃父亲的光剑去欺负年轻人的时候,我还是感动了,最后在神似塔图因双子太阳的夕阳下坐化,让我哭成傻x。卢克太好了,这个银河系配不上他,达斯米奇配不上他。

我把最后一个部分留给原力。我比较满意ep8对原力的描述,虽然与前作有诸多分歧,但是和一些小说倒是契合的。原力链接是我最喜欢的部分,写文看文的时候也特别喜欢父子两个打原力电话的情节,现在看来可以进化为原力视频了,还可以有触觉——哇,新世界的大门。很多很多芮芮那里没看懂,希望可以交流一下。最让我细思恐极的是卢克断绝了自己与原力的联系,那是不是意味着那段时间他看不见原力鬼了?所以即使爸爸在他身边,呼唤他,安慰他,恳求他,他也不知道……艹安纳金·天行者已经和银河系两不相欠了麻烦别这么虐一个死人了积点德吧米奇。另一方面如果原力鬼那么酷炫不仅能招雷还能敲活人的头,安纳金看着有人欺负他宝贝儿女他能忍?就现在FO这种水平,他都不需要拎光剑只用借波的x翼带上R2就能把对方全灭吧……

剩下的我们二刷完成再谈。